梅子:私有制的掘墓人包括无产阶级也包括资产阶级

  梅子:私有制的掘墓人包括无产阶级也包括资产阶级

  作者:梅子 发布时间:2017-07-30 17:17:09 来源:新浪博客 字体: [url=]大[/url] | [url=]中[/url] | [url=]小[/url]

  —— 私有观念的天然畸形决定了私有制发展到极致是灭亡

  【注】这是新增的《论资源天授》第三部分。

  支撑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最大动力在哪里?在于资本家毫无节制地疯狂图利,在于财富对资本家的丰厚奖赏和巨大酬报,在于金钱与成功划等号,并越来越密切地与人生价值、社会地位和家族荣耀联系起来。那么诱导资本家疯狂图利的缘由是什么?是私欲,是数千年私有制社会所遗留下来的私有观念,是谁都想占有财富,从而成为人上人,并图谋子孙后代永远成为人上人,骑在别人头上作威作福。

  历史发展到现在,毕竟可以找到遗址予以考证的人类社会最多不过七千余年,还有人说大概也就五千年左右,在这区区数千年里,私有制社会竟达三千年之久,且历经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这三个基本发展阶段,从初级到高级,从蒙昧到开化,从食物短缺到生产过剩,从渔猎采集经济到本质上为新帝国主义超级垄断服务的虚拟经济,伴随着生产力发展水平越来越高,生产效率越来越高,占据优势的统治者(奴隶主、地主、资本家)胃口竟越来越大,越来越贪得无厌;与此相比,反倒以“公天下”为基本特征的原始社会离我们极其遥远,且处于人类社会的蒙昧阶段,那时候生产力发展水平和人们的生活水平非常低,当我们面对这段极其遥远的历史,基本靠推导、猜测和论证,就因为极不明朗的遥远的原始社会除几处遗址和一些真假难辨的传说外,再没给我们留下什么,更没留下用以支撑公有制的公有观念。由于在人类历史上私有制社会离我们时间更近且时段更长,私有观念在人们头脑中根深蒂固,便成为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

  但我们不必怀疑公有观念的真实存在,其中道理很简单,原始人若不以公有制为基础强调团结协作,单个人根本就打不过大野兽,反而很可能被野兽吃掉;即便在私有制社会也常常有公有观念夹带着私有观念一同出现,甚而公有观念单独出现,有的已接近共产主义,譬如古代中国人所普遍追求的“世界大同”,譬如被西方社会所一直标榜的“博爱”,譬如以色列的“基布兹”,譬如历代仁人志士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其中都含有明显的公有成分。这不是原始人相关意识大回潮,而是人类社会的极少数优秀分子在一次次探索和磨难折冲中不得不反思不得不开阔眼界,他们一部分培植崇高,觉醒了壮烈壮美,催生了公有观念,另一部分人格向善,汇入宗教,这两个分支都存有程度不等的“公有”;此外,看上去三千多年的私有制和私有观念已经把公有观念消磨殆尽,把私欲挥洒得很彻底,其实不然,而且在全世界普遍存在,这部分公有成分在哪里?在家庭,全世界的家庭由于一家人气理相通,有血缘关系,最起码在孩子长大前,其家产由孩子无偿分有,接受最好的照顾,而且爸妈去世后,还得把遗产留给他们。

  由此可以做判断:当代意识以私有观念为主流,公有意识并不是没有,而是淡而又淡,微乎其微,微不足道。但我们又说私有观念的天然畸形决定了私有制发展到极致是自取灭亡,为什么呢?第一,私有制放任无度的空前畸形大发展必采空资源导致地球毁灭,并以地球毁灭导致人类集体大自杀为代价,包括作恶多端的资本家群体,他们并不例外,这个结果很可怕;第二,私有观念和私有制乃是人类社会发展史上的天然畸果,短期具有必然性,明显具有长期性,但不具有永恒性,当人类因此而面临毁灭,改弦更张,便成为可能;第三,资源枯竭与环境污染及生态破坏对消灭私有制提出了要求,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空前激化和高科技排斥劳动者便借势把这一要求变为不得不改变的硬性要求,不准抗拒,不得不从,从而让私有制的充分发展玩死自身,让资本家面对历史惩罚,让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让位于社会主义人本生产方式。照此,私有制作为一种社会制度和经济制度消失了,私有观念只能如影随形地慢慢消失,它可能消失的比私有制慢半拍,但却不能不消失,其中道理很简单: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下面把这一问题展开叙述。

  众所周知:现代科学已经初步论证了我们这个星球的寿命大约是七十亿年,现在才刚刚步入中年,还有大约三十多亿年的寿命,但英国著名科学家霍金曾发出惊世之言,他说:“人类由于对地球资源的过度狂采乱掘,过度消耗对地球生态造成了严重的破坏,地球对人类来说只剩下几百年的时间了,人类、地球已经芨芨可危!科学家的科学思索与担忧再次跨越国别、政治、经济为人类社会对于资源的滥用与过度消耗提出了警告。但人类为什么对地球资源狂采乱挖?答案很明确,为攫取利润。那么为什么攫取利润?根本原因在于人本身的异化,而不是浅层的想过上富裕而体面的生活,因为事实很明显,所谓财富,它对于比尔·盖茨、巴菲特、罗斯柴尔德家族、马云、柳传志、马化腾来说,多一点不会更优渥,少一点不会饿肚子,基本上也就个阿拉伯数字,却变作身价变作成功标志,变作终生追求了。

  财富不但能横向扎堆,还能纵向传承,因为有超级财阀,财富经过多代传承和发展已经属于一个家族(或者说一个共同体)而不是个人。相比一个人用一代人的时间做单一产业的暴发模式,一个家族用几代人做多种产业这样的发散性财富架构,更加厚重,更加稳定,拥有更加强大的潜在影响力和长久生命力。在这些人看来,当累积到一定程度以后,财富就不再是你账户里有多少钱,而是你能调用多少资源,从而对这个世界产生多大影响力,譬如仅一个三菱金融集团,就控制了上万亿美元的资产,而整个三菱行业涉及从金融到重工、从民生到军工各个领域,其影响力甚至可以左右一个全球产业的走向,其实力等同于一个国家。当一个家族拥有了这样的能力,还要福布斯排行榜做什么?对他们来说,那,都是留给新手们玩的。但是,正如霍金所提醒:“地球对人类只剩下几百年的时间了”,几百年后,人类集体自杀,无一例外,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后果,其原因正来自于富豪和富豪家族的制造业,来自“人类由于对地球资源的过度狂采乱掘,过度消耗对地球生态造成了严重的破坏”,这个结果不可接受。对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必然导致人类集体自杀的结果,包括这些富豪和富豪家族本身,都不可接受,其中最鲜明表达意志的首推世界首富比尔·盖茨,在2015年末,这个全球最大的资本家居然称:“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拯救地球,靠私企没戏。”霍金的忧虑和比尔·盖茨的鲜明表态代表具有良知的知识界和开明开化资本家的价值取舍和基于人类存亡本身的博大的人文关怀,但凭这,显然就昭示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走到了尽头;当然,绝大多数学者和绝大多数资本家对此尚未表态,除其中冥顽不化者,更多的有待启蒙和收获血泪教训,然后再慢慢开化。

  资本主义是私有制社会发展的最高阶段,新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再发展的最高阶段;承载资本主义的是私有观念,承载新帝国主义的是把私有观念变形放大到极致的极端自由主义。但私有观念是畸形的,极端自由主义是变态的。私有观念的畸形就像人早已长大,却依然叼着襁褓期的那个奶嘴,让人咋看咋别扭,咋看咋不舒服;极端自由主义的变态在于财富扎堆、人心物化、去人工化、疯狂掠夺资源、严重污染环境、破坏生态平衡,它不但催生民粹构成99%对1%的不妥协斗争,直接危及资本家全家生存,而且以毫无节制地“狂采乱掘”把地球尚有三十多亿年的寿命缩短到区区几百年,直接给全人类送葬,这个前景不美妙且不应该,应予制止,必须制止,尤其,现在制止还来得及,再晚可就难说了,其结论是以过度消耗资源透支环境生态为代价追求富足和繁荣就像打造了一具精致的棺材,美轮美奂,却把自己给装了进去。作茧自缚,这话用在这里太轻了!

  私有观念产生于私有制,来自远古蒙昧时代,那时候生产力极不发达,物资匮乏,吃了今天没明天,连人的基本温饱都不能保证。正因为不能保证基本温饱,每个人都想活下去,就产生来了占有、储备和掠夺,导致了剥削,催生了战争。剥削的动机就是储备,战争的目的就是掠夺,而储备和掠夺都为占有,占有他人的劳动果实以备不时之需,尽可能不被饿死——私有制由此产生,私有观念由此产生。但问题是当时的生产力极不发达,物质财富极度匮乏,可现在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了,高科技的发展所带来的成果令人瞠目结舌,如果把财富摊薄到每一家、每个人头上,则不但衣食无忧、温饱无虞,而且都能过的很好很滋润,况且现代人生活中还被加进来了许多本可以舍弃的东西,形同经济“加杠杆”,其目的就为扩大需求,做大市场,说透了还是追求更大的利润、累积更多财富。那么我们被现代化“加”了多少“杠杆”呢?真是不算不知道,一算肯定吓一跳。请看:

  第一,小车。这东西并不是每个家庭都需要,更不是每个人都需要,不少人买了车长期停在车库闲着,每年跑不够500公里,还给自己带来了经济负担,并给环境带来污染,如果倒霉出车祸,无论把人撞了还是被人撞了,都损失巨大,这是何苦来哉?反倒骑辆自行车既悠闲,又能锻炼身体,所损失者,不就是无关轻重的“面子”吗?

  第二,手机。这玩意带有普遍性,小孩子用来玩游戏,年轻人用来刷微信,中年人用来抢红包,老年人用来上网聊天,其结果是读书的网游成瘾造成学习成绩倒退,上班的沉溺于虚拟世界不能自拔与周围隔膜,退休的赶走了寂寞却也常常遭遇网络诈骗,更有甚者,走到哪里都划手机,一个个都低着头,成为一道风景线,这种情况要命了。

  第三,水费电费物业管理费卫生费上网费手机费等各种费用。这些费用有的有必要,有的没必要,有的对这个人有必要,对其他人可能没必要,即便那些有必要的,相关费用,也可以压缩,关键是这其中有些费用可以省却没谁去省,这是现代人的通病。造成现代人通病的病根一在习惯,二在跟风,三在攀比,其实根本没必要。

  第四,教育。十年前大学生多了起来,现如今博士、硕士泛滥成灾,可有些博士从事毫无技术含量量的低端工作,有的硕士因找不到工作在家宅着甚至杀猪卖肉或卖菜,所学专业知识用得上吗?更要命的是在现在的职场上学历并不代表能力,甚至学历与能力倒挂,硕士不如本科、本科不如专科,读博士读傻了的大有人在,问题是所学知识用不上而且还不能提高个人技能,仅为了读书而读书,为了逃避而读书,就造成巨大的资源浪费,请问:这样的书还读它干嘛?

  第五,住房。现代人崇尚住大房子,有钱人买别墅,中产阶级买跃层式,即便小资或农家子弟,那也得买100平以上的三居室吧?一家人多数三口,最多四口,对面积太大的房子根本就住不过来,反而增加了经济负担,打扫卫生还麻烦许多,这是典型的不划算。现代人冰雪聪明,但何以至此?说白了还是攀比,怕把房子买小了人家笑话。

  第六,医疗。过度医疗已漫延成社会灾难,由于公费医疗,小病大治,没病养生,养活着一堆骗子;对于没有医保的家庭,生一场大病穷一个家,也不是正常现象。依我看,生命本身就是个过程,该死就死,不该死就暂且活着,别恋栈,别拖延,别人为地予以延长或缩短,治疼不治病,这就行了。实际上六十岁以后的那些年对多数人来说形同阑尾,若非留恋隔代人,巴不得割除,因为活着不舒服;同样的道理,入职前的那些年对社会对家庭也是累赘,没必要拼命延长累赘期,更不必全社会任何人都拼命延长累赘期。总起来说,一个人能做事的时间满打满算四十年,千万别两头拉长,否则都是“加杠杆”。

  第七,奢侈品。什么名表啊,豪车啊,品牌啊,首饰啊,还有什么洋烟洋酒LV手提包之类的,消费者玩这些东西玩的不是任性,而是虚荣。虚荣能把全社会往沟里带,纸醉金迷,灯红酒绿,到处高楼大厦,到处金碧辉煌,现代人真不知几十年过去之后,这些东西能剩下些啥?如果真不知道就去看看拆迁现场,或古城遗址,感受一下。

  现代化是个陷阱,现代生活给现代人生活所“加”的“杠杆”远不止这些,除此还有高档酒店、夜总会、酒吧等等。总起来说,无论生活在什么阶层,当你把每个月开支算一算,再把每个月的生活必须品开支算一算,对比一下,保证一比吓一跳。现代人,都被现代化给绑架了,包括你,包括我,我们都是现代化的奴隶,为虚荣活着,为资本家活着,活的无知、无趣而无奈,而且不值。这种活法得改变。

  依资源天授发展社会主义人本经济其本身就要求全社会对资源有序利用、合理利用、科学利用,当我们计算出某种资源的储量,再依科技发展进程计算出新能源被开发出来以实现替代的时间,在留有余地前提下,把储量除以时间,一个能取代“成本”的经济术语便呼之欲出,这就是“资源转化率”。“资源转化率”不能太高,为延长地球寿命,余地必须留足,这要求人们“厉行节约”。如果就此“撤杠杆”,安贫乐道,清心寡欲,提倡简朴,追求本真,则人类社会更宽松和谐,生活质量更高,人民感受更幸福,而这——就与老子的“道”基本重合。如果把老子的“道”刨除“小国寡民”,就会发现它很大程度上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重合。所谓“道”,就是由马克思提出却没来得及给予准确定义的“人类本质力量”,很可惜被人们错解为“德”,其实,“德”是“人类本质力量的感性显现”,并不就是“人类本质力量”本身,两者间一个是本体,一个是载体,一个是人类历史的基本内核和规律性,一个是承载人类历史的基本内核和规律性的载体和物质外壳,是不能混淆在一起的。如果我们把“道”的有益成分拿来补充社会主义人本经济,那么成本、利润、商品、交换等从旧世界带来的经济概念,久而久之,必然脱离资本主义语境,代之以资源转化率、社会持有比、产品、供给等社会主义经济概念,但这是个长期的历史发展过程,靠社会运动斗私批修一步步促成,靠反复斗私批修完善,靠人类本质精神的引导发展壮大而接近目标。这个过程就是社会主义运动和社会主义改造,精神上他人第一,经济上表现为社会主义人本经济,她是拯救人类的唯一手段,舍此再没有其他手段

  当我们走上这条路,生活必然大改变,那时候不能搞“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但对个人而言,若非有特别需要就不带手机,若非上班特别远就别买汽车,压缩生活费用,讲求学以致用,提倡和谐共处,发展公共交通,提倡节约,压缩奢靡空间,把可有可无的零碎都去掉,让全社会不产生任何浪费,这样一来,生活不但不显得寒酸,且显得真实而纯粹,远比相互攀比好;对国家来说,解散军队及国防,大幅度压缩职能部门与公务人员规模,砍掉与人民群众温饱无关的多余产能,在保证人民生存温饱基础上实行“供给制”,全球共存共荣,弱化边界管理,最终取缔国家。这样的社会实际是全球命运共同体,实际是真正的“地球村”,它远比以全球产业大分工为标志的全球化优越的多也合理的多。其实这是人类唯一的生路,它要求把毛泽东时代形成的社会主义人本经济再推进一步,要求斗私批修,更需要全球协同。此际,面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摧毁地球所带来的全人类无一例外地整体自杀,难道不应该改变私有观念和私有制吗?

  对私有观念和私有制必须坚决打倒,为了人类自身安全和科学发展,必须让它们退出历史舞台。私有观念与私有制已严重影响人类整体生存,无产阶级无疑该奋起铲除它,但私有观念和私有制在人类历史舞台上的退场却不一定由无产阶级通过斗争而消灭,而是发展到今天,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巨大问题,它已无路可走,必须发生改变了,准确说就是以发展高科技为基础正变得日益疯狂的新帝国主义及其支撑新帝国主义的极端自由主义玩死了自己,科技发展的副作用在当今被无限扩大,其本质也在于资本的贪婪,而现代社会所独有的金融衍生品和经济加杠杆则大大加速了新帝国主义和极端自由主义的死亡进程,让资本主义不得不退场,让私有观念和私有制不得不退场!而其退场的原动力首先在资源枯竭通过摧毁地球直接危害全人类,其次才在于被严重剥夺陷于贫困的无产阶级的日益觉醒和整体奋起,前为主,后为次,前为客观,后为主观,前为外因,后为内因,主次不能混乱,内因和外因不能混淆,正像客观和主观绝不能混同,事实上由于新帝国主义和极端自由主义给人类社会所带来的前景太恐怖,即便无产阶级不奋起夺权,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也照样走到了尽头,这个结论与马列主义基本原理有细微差别,但差别不大。

  其一,生产的社会化与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之间的矛盾已经在全球大规模催生了民粹,催生了99%对1%的坚决斗争,特朗普靠弱势阶层的支持赢得选举,美国的工薪阶层发起占领华尔街运动,欧洲选举民族主义者上台,韩国游行示威者打出的旗帜上不但印着醒目的毛主席像,还写着“只有毛泽东,才能救韩国”,什么叫民粹?民粹就是无政府主义,这股力量通过整合,很容易走向民族主义;民族主义与一种正确理论相结合,则直接走向社会革命。而如今的社会革命只能是社会主义对资本主义的革命而不会成为其他别的革命,这就非常热闹了。当今劳资之间或者说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不妥协的你死我活的斗争已不可遏制地呈现出燎原之势,成为一道不可多得的宏阔景观,在人类历史的画布上描绘着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濒临死亡状态。

  其二,科学技术大发展悍然凸显“去人工化”,直接把产业工人逼入绝境,而以全球社会大分工为标志的全球化让欧美资本家占据金融和高新技术高端聚拢了大量财富,但金融和高科技却注定不能大量提供工作岗位,这两个领域即便有职位空缺,那工作,因富含知识含量,也不是产业工人能胜任的;即便在通过社会大分工获得低端制造业的国家譬如中国、韩国、越南、印度,由于这些经济体以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为主导产业,照理能提供大量工作岗位,可“机器人”和其他高新技术的大量使用提高了工作效率并成功降低了生产成本,却使人工劳动长期低廉,在初次分配中占比过低,并让许多人失业。关键是失业不可避免,因为对高科技不可能废弃,它正飞速发展着,这就把工人逼入死路,并通过把工人逼入死路从而把全社会一起逼入死路。也就是说,若不改变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大批失业工人就变作“废人”,明确说就是“多余的”,他们不会善罢甘休,也不会被转基因“柔性屠杀”,起来拼命是必然的,这是一个打不开的死结。总而言之一句话,工人日子不好过,西方工人如此,东方工人也如此,在岗的工人陷入贫困,失业工人就更贫困,最典型的例子是中国有著名的“十三跳”,有三千万国企工人齐下岗,他们普遍生不起、读不起、住不起、医不起、活不起、死不起,美国人没有这么惨,但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起,美国的产业工人居然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实际生活水平没得到提高,反倒资本家越来越富,如此两极分化,能不引起动荡吗?

  第三是资源有限性与资本家欲望无止境之间的矛盾,这正是本文所探讨的重点所在,前边已经说清楚了。如果我们从产业角度予以考察,就不难发现即便在挂着社会主义牌子却一路重商的特色中国,她在全球化社会大分工中所获得的角色是以环境污染和资源枯竭为代价的低端制造业,是获利微不足道的代加工,是劳动密集型的粗放式“蚂蚁产业”,可即便如此,中国所最最重视的却不是制造业而是金融和商业,金融和商业不创造价值,它们一个控制供给侧,另一个连接消费端,所能起到的最大功用,就是让财富扎堆,每QE一次就脱一层皮,每次物价上涨就骂声一片,可这就加快并深化了劳动者的贫困速度和程度。“全民创业”和“互联网+”,本身也不创造价值,因为十亿人创业如果有一亿赚了钱则这些钱根本就是其他九亿人原有的那些,这头赚了多少,那头就亏了多少;而“互联网 +”性质上与“民间集资”差不多,它打着“法无禁止即可行”的旗号,专门催生网络骗子,副作用早就暴露了。以上怪现象耐人寻味。人们不再死命追求通过生产新产品创造价值,这说明当前人类的生产能力已完全能支撑现代人的现有现代生活,此际,再拼命地狂掘滥采掏空资源有必要吗?挖完资源就毁灭地球并招致全人类集体自杀,这个前景很美妙很吸引人是不?可当代经济已被弹作“一架发疯的钢琴”,停都停不下来,而且在不停加杠杆、反复QE、激活股市、开放民间信贷、大搞政策性倾斜、反复刺激经济活力、不停解放思想,形同全社会大玩财富游戏,可无论印钞机还是房地产或股市,无论经济加杠杆还是教育或医疗,无论野蛮拆迁还是流血收地,无论GDP、形象工程、政绩工程还是假冒伪劣,所有这些,都无不严重脱离本色而变形变态,成为收割财富的钢刀,直接把劳动者推入万丈深渊,让穷者更穷,更穷的无路可走,或者站出来与他们拼命,或者待资源枯竭后一同完蛋。

  第四,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现在已严重威胁人类生存,照资本主义发展模式走下去,或许不等资源枯竭,地球就变得再不适宜人类居住。究其原因,自近代以来,由于人们对工业高度发达所带来的负面影响预料不够,预防不利,导致全球性的三大危机资源短缺、环境污染、生态破坏人类不断向环境排放污染物,如果排放的物质超过了环境自净能力,环境质量就会持续发生不良变化,危害人类健康和生存,这就发生了环境污染。环境污染会给生态系统造成直接破坏和影响,譬如沙漠化、森林破坏,也会给生态系统和人类社会造成间接危害,有时这种间接环境效应的危害比当时造成的直接危害更大,更难消除,譬如不孕不育、温室效应、酸雨、雾霾、暖冬和臭氧层破坏就是由大气污染衍生出的环境效应。这种由环境污染衍生的环境效应时间上具有滞后性,往往在污染发生的当时不易被察觉或预料到,然而一旦发生就意味着环境污染已经发展到相当严重的地步。当然,环境污染的最直接、最容易被人所感受的后果是使人类生存环境的质量下降,影响人们的生活质量、身体健康和生产活动。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是城市的空气污染造成空气污浊、人们的发病率上升、癌症患者突然增多、中风病人突然增多等等;水污染使水环境质量恶化,饮用水的质量普遍下降,威胁人的身体健康,引起胎儿早产或畸形。严重的污染事件不仅带来健康问题,也造成社会问题,山东有个村的村民连年上访,就因为他们村连续二十年居然没生出一个健康孩子,皆因靠近一家大型化工厂所致。随着环境污染的加剧和人们环保意识的提高,由污染引起的纠纷和冲突逐年增加,这些被称作群体事件的现象被诉诸网络,已成常态。这意味着对资源的利用使人类的物质生活不断得到改善,但却逐渐恶化了自身生存生活环境。人类在谋求持续发展的过程中必须解决好这一矛盾,而解决这一矛盾的最根本有效途径就是尽可能合理利用资源、有计划利用资源、按计划发展、可持续发展、有序发展、和谐发展、科学发展、保护环境、保护生态平衡,在大自然自净能力范围内发展,这同样意味着必须埋葬资本主义,代之以社会主义人本经济。针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现如今最严峻的的问题是不但受压迫受剥削的无产阶级因阶级仇恨要消灭它,就连支撑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资产阶级本身,也不得不考虑能否允许它继续下去。

  综上,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是人类的唯一出路。

  总起来说,资源天授论最有价值的地方在于它不留余地地点明并论证了资产阶级的敌人不止包括无产阶级,而是整个全人类。当资源面临枯竭、地球面临毁灭、人类面临整体自杀,最终包括资产阶级本身也必然觉醒,起码包括资产阶级队伍中的一部分先进分子,也必然走到本阶级的对立面,参与到资本主义的掘墓人队伍中,去打倒所属的资产阶级,去埋葬万恶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毕竟人类的发展目标包括赚钱但不仅为赚钱,绝不会为了赚钱去换取全人类包括全家人一同毁灭。

  梅子QQ群:429544029

  梅子博客: http://blog.sina.com.cn/u/5928569038

 泰国试管婴儿医院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