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将厦门三千平米的废弃工厂,改造成了文艺众创者的理想国

  李聃,一个笑称自己为「木痴」的男人。

  他是木作传承人,

  遍地是木头的家乡培养了他一手精湛的技艺。

  他也是创物何空间的联合创始人,

  创新传承,品物流行,

  从纯粹的构思到多元的融入,

  他将厦门一处三千多平米的废弃工厂,

  改造成文艺众创者们的理想国。

  搬进心仪的木头,

  糅合进多样的元素,

  这里有咖啡酒廊,露天电影,音乐剧场,

  更有影像空间,手艺工厂,读库图书馆等等,

  汇集了一群不同领域不同身份有趣的灵魂。

  有名曰李聃,

  人如其木

  如果要用一样东西来形容李聃的话,「木头」可能是最形象的代表。这个来自江西的男人从事木作已经十几年,在那个遍地是木头的家乡,耳濡目染让李聃很早就掌握了一门熟练的木工活。

  回望十几年的木作生涯,李聃将它分为两个阶段,一个阶段是单纯将木作当成一门技艺,那时他最常干的三件事就是:捡木头、挑木头、做木头。山上的木头最多,捡木头这件事常常要在山上进行,最久的一次待了两个月。上面的天气多变,偶尔会有狂风暴雨,雨过天晴之后再出去可以看到一些比人还高的木头被冲到河里。

  它们特有的纹路,风化的肌理以及岁月的沧桑感常常带给李聃惊喜。想办法将这些废弃的木头保持原本面貌的同时,重塑成新的物品,在他眼里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另一个阶段是在技艺的基础之上,李聃开始有意识地研究木作,将它当成一种创造。“突然觉得还蛮好玩的,做实木这个东西,越用心思去做,它就会越润、越漂亮、越精致,可以去深挖的东西很多。”李聃谈起木头时整个人都发着光。

  他的人就跟他手上的木头一样,质朴得不像是一个老板,他不善言辞也不会大谈理想,这个精瘦而黝黑的男人打造出来的空间却是令人惊艳。

  从简单的构思到

  多元的融合

  最初打造创物何空间的心思很简单,单纯希望有空间可以将木头很好地呈现出来,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做木头。而选址在厦门的何厝区说来也是一个缘分,李聃在这住了很久,房东是个性情中人,没有他也许就没有如今的何空间。房东很欣赏做木头的李聃,支持他聚集更多的手作人将木头发扬光大。他大手一挥:“我就租给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即使那个时候有别家的公司所出的租金远比李聃高。

  ▲ 外部改造效果图

  这个空间还未改造前是一家废弃工厂,主要被用来堆放杂物,但不论是它的空间感,还是房子的可塑性都很强。

  ▲ 改造前

  李聃希望空间呈现出的状态是舒适、实用,以及人性化的,同时将它定位为手作众创空间,是一个基于传承、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以及手工艺人而设立的服务平台。只是他自己没想到,随着空间的打造,想法越来越多,所呈现出的状态也比想象中的多元和令人惊喜。

  ▲ 改造后

  如今创物何空间是个拥有社区工作坊,公共食堂,咖啡酒廊,露天电影,音乐剧场,影像空间,手艺工厂,读库图书馆、驻地民宿,社区公寓等等内容极丰富的一个空间,集聚了各个不同领域和身份的人,他们在这里纯粹做自己的事情,在造君心中是厦门为数不多可以静静停下来或放空或思考的一个空间。

  「别有洞天」是对它最好的诠释

  路过创物何空间的人很容易错过它,因为它的外部建筑跟一般的咖啡馆并无任何特别之处,但走进去却发现「别有洞天」是对它最好的诠释。

  一楼一眼就能看到复古工业风的咖啡酒廊,对面的房间陈列各个产地年份的红酒,以及另外两间是培训水手的基地,墙壁挂着各国的地图和航海知识,看着隐隐发光的地球仪造君有种想要航海的冲动。

  再往前走是餐厅、影像以及舞台的一体区,摆放着贯穿整个空间的长木桌和长矮凳,有种小时候排排坐看戏的感觉。对面就是常见的西餐区,最吸引造君的是他们极具岁月感的中餐厅,古韵浓厚,仿佛走进了福州的三坊七巷。不同的功能区和风格糅合在同一个空间有种别样的观感。

  相比一楼功能的多元和热闹,二楼主要是手作匠人们的工作室,有石雕、宣纸、烘焙、花艺等等。有趣的是这里的灯具都是由未经任何雕琢的木头和灯泡组合而成,“这些都是自己做的,因为没钱买哈哈。”李聃笑着调侃道,造君却觉得独具匠心。

  而占据二楼最大空间的是木作工作室,一走进去木头特有的清香扑面而来,这里陈列了各式未加工的木制品,以及琳琅满目的工具。

  在李聃的眼里,这里每根木头都有它的特性,你越用心,它呈现出的东西越好,“在打磨过程中,你会发现它的触感是越摸越舒服,还有木屑落在身上时,它的细滑度像极了凝脂。”

  ▲ 烘焙区

  ▲ 创作团队

  以一种新思维重新体现出来,是木匠的一种使命

  从最初的简单到如今的多元,一直承载着李聃美好的希冀,就像这个空间名字的来源,创,为始也,创新传承;物,取自易经,品物流行;何,何不再问,于是有了创物何空间。

  在李聃的心里,这个空间是个实验室,不同的人不同的物品可以在这里完成跨界。

  比如木头,它比钢铁软,又比石头硬,同时它长生百年。在中国悠久的历史当中,在器具家居方面它是被运用得最多的材料,将它与石头、铜、铁等不同的材料镶嵌,组合成一样新的东西,“以一种新思维重新体现出来,是木匠的一种使命。”这是李聃未来最想要做的,关于不同身份的匠人与产品的跨界。

  ▲ DJ工作室

  ▲ 手艺工作室

  当谈到他更长远的目标与打算时,这个笑称自己是「木痴」的男人更向往的是田野生活,他希望到山里自己建一座庄园,有鸡、鸭、猪,也有木刻、石雕、花艺、民宿……柴米油盐诗酒花皆在,那是他的诗与远方。

  ▲ 石雕工作室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江苏热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