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V李宏玮:投资是一个大战局,不停作战才能赢

  开完当天第十个会议,GGV合伙人李宏玮接受了采访。

  “我的工作时间是24小时。我一直都是在工作的状态,即便不在开会,我也在想哪个版块该怎么做。工作就是我的生命。”李宏玮说,这种状态她坚持了17年。

  2005年,李宏玮带着一箱子现金来到上海。事实上,GGV在2003年就已经开始在中国寻找投资标的。2005年GGV在中国设立办公室时,李宏玮是GGV中国地区的第一位员工。

  李宏玮的工作安排一般是白天看项目,晚上和周末跟投后的项目聊。“项目看得多才能积累对行业的判断和感觉。”

  “这个行业不容易,真正要做得好,没有一个时候你可以说我已经够了,可以在家休息了,好的案子会自己跑上门来找我。”李宏玮说,十年前的创业板块和格局跟今天相比,今天的竞争环境更难。虽然市场大了二十倍,但是玩家多了。“在竞争格局更红海的情况下,如何做到和十年前一样的效率和回报,不是我们能退休的状态。反而要比之前更敏锐,战略布局要更精细。”

  以下是整理后的采访实录:

  界面创业:你关注AI领域多年,近几周内出手了扩博智能、Drive.ai这两个AI项目,请问之前没有出手的原因是?这个时间节点有没有特殊性?

  李宏玮:两三年前我就在看这领域了。其实我们一般不叫AI,习惯叫技术驱动的项目,只是技术驱动的项目很多都用到了AI算法,比如有些在语言方面,有些在图像识别、3D建模领域,有些在数据算法领域引用了机器学习。

  我们关注的其实是AI产品化的场景。

  比如扩博智能是使用无人机采集数据,通过3D建模和图片学习可以监测到风机叶片的维修情况。以前,叶片有裂缝在风机上是看不到的,需要停止运转人工检查才能看到。今天有无人机在监测和维护上发挥作用,操作大大简化了,性价比高。

  对于AI项目,第一场景很重要,第二看它解决什么问题,以及带来的实际结果是什么。

  界面创业:在对新技术的把握上,投资人会不会有高估行业发展的情况,比如当下的AI投资热?

  李宏玮:一定有的。风险投资,所谓的风险,可以分成几个阶段。一是技术(研发)风险;二是产品化的风险,就是项目已经过了研发阶段,芯片出来了,也知道芯片用在哪里;三是市场化风险,市场化风险有很多原因,可能是与竞争对手在性价比、功能点上的竞争,也可能是市场份额的竞争。还有其他更微观的风险,比如团队。

  对每个风险都有把握肯定很难。好的投资人需要把控这几个点,赢的胜算会高一点。

  界面创业:你早年投资了YY,去年投资了手游直播平台触手TV,对于今年上半年直播行业的动荡,你怎么看?

  李宏玮:我对直播很看好。

  直播是消费者用户互动演进的方式。2006年那会儿直播才刚刚起步,那是博客大战、web2.0的崛起的时代。那个时候用户的交互是通过文字。很快大家发现文字不够,后续的演进就从文字到视频,视频有短视频、录播。博客的视频刚开始是非对称的,当时很多人还没有个人的PC,所以非对称的模式是合适的,而且很多人对直播还是有恐惧感的。2009年、2010年时,新互联网网民上线之后,对沟通的要求提升了,我们就开始看到直播。当时的直播还是1.0的直播,一个人去唱歌、表演。在YY平台上可以看到,游戏变成频道化了,教育、音乐等都变成频道。大众直播变成每个人都可以变成主播。

  看直播这个行业的时候必须把历史演进理解清楚,它是消费者成熟度的演进,从非对称到对称,到内容的丰富程度,到不同的表现方向。我认为它是主流的方向。手机上的直播会变得跟即时通讯一样,是人与人之间沟通的一种方式,但它不会是唯一的方式。沟通的方式一定会兼容多媒体、多内容、多方式,因为每个人对沟通的需求是不一样的。它不是只存在于游戏里,游戏是大众内容娱乐的平台,所以会先引导交互方式的变革。YY和触手看似是游戏,是因为它们一开始抓住了最大流量、前期最能起来的版块。

  以后每个App都会有直播,可以是核心功能,也可以是配套功能。

  界面创业:对于企鹅吃喝指南这种小而美的工具,你对投资回报的期望是?

  李宏玮:不能小看工具。腾讯是工具起家的公司,现在3000亿美金的市值。YY是从工具做起的,现在也是几十亿市值的公司。工具的好处是先能积累用户。

  51信用卡是从信用卡管家的工具起步的,前期花了很长时间积累用户以及信用卡数据,后来从工具转成消费金融的源头,后期它的商业化是无限的。

  比较商业模式时,如果一个商业模式的竞争只是在于运营、烧钱,可能短期你能起很快,长期你的毛利率还是会下降。如果前期你是工具积累用户,这种公司成为平台的可能性远远超过了运营系的公司。

  界面创业:你提到运营系公司,眼下很火的共享单车是不是属于这个类型?

  李宏玮: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独立拉出来,其实还盈利的商业模式。但这个版块在今天的中国,它的战略价值已经超过了商业的盈利价值。战略价值在于数据采集与交易的高频,共享单车很快进入大佬视野,竞争优势是资本驱动。虽然商业模式应该是经济利益驱动,可是在中国的环境里,因为它的战略价值超过了它的经济利益价值,参与者也很多,大佬进来之后,它就觉得可以不赚钱,因为战略价值高。

  界面创业:这种现象是中国投资环境特有的吗?

  李宏玮:我说的大佬是指腾讯、阿里。腾讯、阿里有支付的业务,所以对高频的交易是很有兴趣的。在美国反而是高频率的模式还没有大佬进入,因为大佬都在忙数据驱动。

  这个商业模式有点特殊的情况,主要是阿里和腾讯为了去支持支付。支付是很大的场景,中国有十几亿网民,谁能在支付这个领域占有更大的份额,后面可以有很多赚钱的商业模式。

  界面创业:近几年,投资人不仅是投入资本、资源和时间,也开始频繁地出来为机构、为所投项目制造影响力,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李宏玮:好的创业者他应该独当一面、走在前面。阿里巴巴都需要软银去站台、双11多买一点,阿里巴巴不会走到今天。腾讯的投资人有很多,大家都不知道背后的投资人是谁。

  今天的互联网,有大佬喜欢曝光,我们也支持他们做这些事。但我觉得传统的投资人应该把经历放在扶持新企业上。好的创业者不需要我们站在前面。

  界面创业:GGV在2003年投资了阿里, 作为投资人,见证过阿里、小米成长一千倍的速度,对于早期项目你比较看重哪些地方?

  李宏玮:关键是看解决什么问题,这个问题涉及到你的市场和客户群,这个问题的大小就能奠定他未来的大小。

  除了要了解他们想解决的问题,另一个是团队,因为很多早期项目场景还没有,市场也很早期,很难说有分析报告,最重要的还是创始团队。对人的判断,对这个人后续成长的路径,这是比较关键。

  接着还要看产品的优势,看产品与市场的匹配度。

  最后还有一点,创业者跟投资人的默契也很重要。早期项目很多都是八字没一撇,都靠探讨出来。这个人跟我说要做直播,结果钱到位了他跟我说要做健身的项目。如果我相信这个人,是可以把这个事谈妥的。如果相互沟通没有默契,彼此不认同,早期项目很难成。早期项目最可怕的一点是商业模式一直在变,很多项目6个月后做的事跟6个月前说要做的事完全不一样。

  界面创业:GGV从2003年进入中国到现在,投资逻辑有没有受到过系统性的挑战?

  李宏玮:在国内17年,看过好多挑战,什么问题都遇到过。

  我们刚开始投资互联网的时候,很多新的板块都没有法律法规,那时候早期投资土豆都没牌照,我们当时也担心之后牌照怎么办。后来垂直行业的成熟度起来、新的政策出来之后,我们要积极引导创业者应变。

  很多我们面临的问题是行业性的,比如我们投无人机,但这块中国的法律法规还没有明确,只是渐渐在明确的过程,当中一定有很多顾虑的地方。

  宏观的比如IPO市场。有一段时间海外IPO市场有一定波动,一开始出现中国热,跟中国相关的任何题材去国外IPO都很牛。很快中国热变成中国冷,美国IPO市场关闭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办?我们就要考虑怎么回国,今天大家都经历过拆VIE。

  我们也有项目重组完成后回来排队,排队排到一半中国的IPO市场突然关闭了。这也是VC要面临的问题。

  包括我们做并购,有些项目被国内的企业收购,拿到的是人民币,人民币换外币出去也是一个问题。

  因为有问题才有机会。风险投资就是这样,如果市场很成熟,大家都知道怎么退出,怎么投资,它的回报率就会相对降低。因为有这么多不确定因素,VC之间竞争的就是怎么应对这些。

  17年下来,我们也看到很多基金在中国扛了三五年已经不在中国了,说不玩了。中国一直是一个大战局,就是在作战,就看谁能赢。

  界面创业:现在回顾起来,有没有错失的机会?

  李宏玮:投资人永远是积极向上的一个群体。我们更在意下一个新的趋势我们有没有抓、有没有踩对点,在新的趋势里面衍生出的创业机会有没有踩对点。

  界面创业:GGV新的mission为“与行业变革者一起打造改变世界的伟大公司”,在你眼中,具备哪些条件的企业可能成为行业变革者?

  李宏玮:我们看到很多创业企业是市场和运营驱动的模式,再往下走,我们认为科技驱动的商业模式会越来越重要,会是中国创业企业国际化的核心。有技术优势、真正做到颠覆性的模式,我们会希望找到这样的创业者。

 子宫内膜异位症治疗方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