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碧CEO:追逐中国游戏玩家口味 | 人物

  “这次来中国,最令我激动的是,主导这个产业的都是年轻人和年轻的创业者,他们充满活力,这只有在中国才会发生。”

  作为全球游戏界的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创立并执掌知名跨国游戏公司育碧(Ubisoft)30年的Yves Guillemot(下称“Guillemot”),在不久前的ChinaJoy期间,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专访时如是说。

  中国的游戏产业正在飞速发展,腾讯、网易等公司纷纷冲入全球收入最高游戏公司榜单,领导着传统老牌游戏公司的Guillemot首次透露,育碧正在考虑与中国合作伙伴开展资本层面的合作。这是育碧迄今为止,对加大中国游戏市场投入释放出的最明确的信号。

  深耕中国市场

  Guillemot出生于法国西海岸风景美丽的布列塔尼,父母从事农业贸易,但他与父母的人生轨迹截然不同。30年前, Guillemot和他的四个兄弟创立了育碧。按照Guillemot的话来说,当时他们根本没有预见到游戏市场的发展会像今天这样迅速和广阔。他尤其对中国市场近年来的变化感到惊讶:“中国有5亿游戏玩家,这是一个让全球任何游戏厂商都无法忽略的数字。”Guillemot对走访育碧上海工作室的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7月27日,上海的气温再次接近40摄氏度。中等身材、一头银发的Guillemot走进ChinaJoy育碧的展台,他是为数不多的亲临展台与玩家互动的游戏大厂的CEO,极富亲和力,没有带随从,也没有清场,现场几乎无人认出这位游戏界的大亨。

  展位正中区域并没有给知名度最高的《刺客信条》,而是给了育碧授权中国本土游戏工作室制作的手游《魔法门之英雄无敌:王朝》,该游戏由腾讯发行。虽然很少有人进入育碧展区是为了手游,但是Guillemot有他自己的想法。

  Guillemot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中国游戏市场仍然非常年轻,中国的游戏创业者还在不断探索新的东西。他们希望和我们一起合作,用我们的IP开发出全新的游戏体验。过去5年中国游戏产业迅速成长,这种活力对我们很有吸引力。”

  Guillemot与中国的交集最早要追溯到1986年。那时他第一次来中国,对这里的一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96年育碧在法国上市后,融资1.6亿欧元,公司便开始进行全球化的扩张。不仅在美国、欧洲进行大范围的收购,而且还选择新设两个工作室,其中一个是知名的育碧蒙特利尔工作室,也是目前全球最大的游戏工作室;另一个就是育碧上海工作室。

  据当时育碧上海工作室创始人Gilles Langourieux回忆,当时他陪同Guillemot来中国考察时,印象最深刻的是这里的游戏氛围非常浓郁。“我们去参观一些学校,看到了很多工程师、艺术生,他们都非常沉迷于游戏,这种现象在全球很多地方是看不到的,很多专业人士都很热爱游戏,这种文化深入年轻人群体。所以在1997年的时候,我们就做了在上海成立办公室的决定。”Langourieux今年早些时候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上世纪90年代末,育碧就同微软、英特尔等公司一起,去北大、清华等学校招聘优秀毕业生。目前育碧已经在上海和成都设有工作室,中国员工人数也超过500人。对Guillemot而言,早早地进入中国市场,并且招募到一批中国顶尖的游戏人才,为全球游戏人才的培养做出积极贡献是他最大的成就。更重要的是,这批人才帮助育碧奠定了中国发展的基础,让公司变得更本土化,更像一家“中国公司”。

  “只有在充分了解本土市场的前提下,才能加大对这个市场的投资。”Guillemot说,现在中国比加拿大的市场机会更大,“加拿大市场太成熟了,机会不多,这里的市场还在发展,什么都有可能。”

  考虑资本合作

  Guillemot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在ChinaJoy期间,与很多中国合作伙伴见面并签署了一系列协议。“腾讯、网易、360、CMGE(中国手游)是我们在中国主要的合作伙伴。”他介绍道,育碧和一些合作方已经进行深度交流,希望在中国以及中国以外的市场展开更多合作。

  “因为中国公司希望在海外扩张,所以与我们合作也对他们有好处,我们合作的游戏可以先在中国国内发行,然后通过育碧强大的网络在全球发行。”Guillemot表示,“我们的《魔法门》手游就是采取这样的合作方式,先是由腾讯在中国发行,然后再发行到全球。”

  对于腾讯近年来在全球游戏市场采取的激进扩张策略,Guillemot表示:“腾讯既做自主研发,也做海外收购,这样很好。”他表示,未来还将与中国合作伙伴推出更多经典IP改编手游,并帮助中国的游戏IP进入西方的游戏市场。

  谈到是否会考虑让腾讯入股,Guillemot表示:“育碧从来不介意与一些合作伙伴走得很近,在一些情况下,收购也是一种可能性,关键是有共同的项目,能够创造价值,创造一些强的IP,让产业发展起来,积累起忠诚度很高的玩家。”

  他进一步说道:“我们和中国合作伙伴有很多层次的合作,游戏本身的合作是一种可能性,资金层面的合作也是一种可能性。我想育碧和中国的合作,不应该仅限于商业层面的合作,更大的可能性在于需要资本方面的合作。”

  现阶段育碧与腾讯的合作还仅在于商业层面,双方合作已经发行了全球排名前五的游戏。“这是育碧深度介入中国市场的第一步,我们还与中国手游、网易等合作,他们都希望同育碧在全球展开合作。”Guillemot说道,“我们会倾向于和腾讯发行手游,和网易发行PC游戏,每个中国合作伙伴都有各自的强项。”

  这样的选择基于育碧中国与其全球战略上的差异性,Guillemot称,育碧的全球战略总体保持一致,但在手游方面,全球和中国还是有差异性的,因为中国的手游市场过于庞大。育碧中国的手游业务占到该市场整体收入的60%;PC游戏市场有所下降,而长期以来PC游戏一直是育碧的强项,这也折射出育碧在中国所面临的挑战——能否跟上中国迅速增长的手游市场实现转型。

  长期以来,西方游戏公司都以制作大手笔的AAA游戏为豪,手游一度入不了他们的眼。通常开发一款AAA游戏,需要3~4年时间,花费在8000万欧元左右,加上后期宣传5000万~6000万欧元,成本可谓高昂。

  但现在AAA游戏和手游的边界逐渐模糊,这也是育碧所面临的挑战。

  向年轻公司“取经”

  尽管目前中国市场占育碧总营收仅10%,仍非常有限,不过中国市场的增速之快是任何公司都不甘心错过的。但外资游戏公司在面对强劲本土竞争对手的情况下,要征服中国市场,挑战不小。

  具有30多年游戏经验的Guillemot自然是有备而来。他每次来中国,都能学到新的发展模式。这次他提出了三个增长点:服务型游戏、角色扮演类游戏和多人在线游戏。

  在他看来,和很多基于服务的科技娱乐产品一样,基于服务的游戏是未来行业发展的趋势。“我认为可以把服务型游戏对比电影和电视剧来看。延长游戏的周期到3年、5年甚至10年,从而不断给用户体验上的提升。这也就意味着游戏的设计从一开始就要考虑一个更长的周期,来吸引玩家一直玩下去,还要带他们的朋友一起玩。”Guillemot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为此,育碧已经在《刺客信条》中加入了角色扮演的元素。从今年6月份 E3 公布的情况来看,《刺客信条:起源》仍然是注重个人经历的单机游戏,将拥有系列最大的开放世界,可满足收集控的探索欲望,但它不会有多人在线元素。而新的海战游戏《骷髅与骨头》则向服务型迈进了一步,它的卖点就是多人合作与对战。

  Guillemot反复强调品牌的本土化。他表示,育碧和中国已经建立了众多知名游戏产品,比如《Watchdog》、《波斯王子》等。“很多中国玩家开始喜欢我们的游戏,游戏的人物不仅越来越多地变成电影等IP,还变成书籍、连续剧等。”

  他还透露,通过与中国本土公司的合作,对中国玩家有了更多了解,现在的挑战是创作更多符合中国玩家口味的游戏。在《刺客信条》大获成功之后,育碧近期和一家中国公司合作开发了一款游戏,把《波斯王子》以及另一款游戏中的人物植入到这款新的游戏中,游戏内的人物购买预计能达到几百万。

  Guillemot所提到的“游戏内购买”是育碧所面临的另一大挑战。一位游戏行业资深人士、育碧上海前员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服务型游戏的这一趋势,中国市场一直都有,从网游到手游都是这样,西方大厂这方面的转变太慢了。国内游戏大多是免费玩(Free to Play),靠游戏内购赚钱,设计游戏的时候重点在于如何挖掘付费点,如何提高留存率;但西方市场对于Free to Play中通过内购而变成的靠付费来赢得游戏(Pay to Win)的模式内心是抵制的,认为这有失公平,所以西方设计的游戏盈利模式偏向于付费购买游戏,但中国大多数玩家不愿意付费。

  近两年,西方游戏公司也在不断反思中国的Free to Play模式,服务型游戏可以说是西方游戏公司开辟出的一条具有西方特色的游戏设计路径,既满足Free to Play和游戏内购,又不影响西方主流的游戏价值观。比如最近异常火爆的《Paragon》和《Fortnite》都很好地诠释了服务型游戏,做了不错的内购设计,也能被西方玩家接受。

  未来世界的游戏

  过去30年中,Guillemot认为自己做过的最正确的决策,就是在互联网到来的时候,决定做PC游戏,并借此融到很多资金,从而实现全球扩张,改变了育碧的命运。然如今的技术环境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伴随着VR等新兴技术的产生,游戏行业也正在经历翻天覆地的变化。

  ChinaJoy期间,育碧的VR游戏《Eagle Flight》也接受玩家体验。Guillemot和很多游戏行业的人持相同的观点,认为VR非常有希望,大厂必须双脚跳进去。不过他提出了小小的警示:“现在我们的脑子并没有完全在VR的场景里面。一旦等到技术成熟后,这个市场的发展会非常快。”

  他认为,技术的发展正在促进VR行业的成熟,比如Facebook近期宣布的无线VR将帮助人们摆脱束缚。随着手机无处不在,苹果所看好的AR眼镜将有更大的潜力。

  未来30年的游戏会是什么样子?Guillemot对第一财经记者称:“所有的技术会更加强大,未来的游戏也会充分利用这些技术,互动感更强,比如芯片技术能够及时把人的感应和接收到的信号反馈给系统;身体和情感融入游戏,现在虽然还无法完全想象,但是一定是能够反映人体微妙的感官变化,而且这些反映将会对虚拟世界的人物产生更大的影响。”

  这还只是一方面的变化。Guillemot介绍道,借助于机器的超能力,未来人们可以与游戏中的人物以及现实中真实的玩家更好地互动,并且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我们将超越人类的现实世界,看到未来的世界。游戏将会赋予人们更强的能力,模拟未来的世界。”

  他认为,这种发展是循序渐进的,现在仍处于初期阶段,随着游戏能够深入分析人们的行为表现,可能无法判断对方是真人还是虚拟的。“我们可以在游戏中做实验,也许这是未来我们即将会生活的世界,我们可能分不清类人或者是人类,通过游戏,我们模拟明天的世界,可以体验10年后不同的世界,这是游戏赋予人类最大的好处。”

  房间里的大象

  对育碧来说,竞争对手也许不是它最大的威胁,阴魂不散的恶意收购才是。

  每年公司股价陷入低迷时,就会传出某公司在恶意收购育碧的消息,各种公告、谴责接踵而来,但最后股价还是会涨,那些收购传言渐渐又不攻自破了,如此年复一年。过去一年,育碧股价已经上涨近60%。

  EA出手过,法国传媒巨鳄Vivendi也一直在试图通过在公开市场增持育碧的股份来控制它。对此,Guillemot家族上个月再次增持公司股份做出回应,以应对来自Vivendi的恶意收购。最新公布的Guillemot家族持有的育碧股份已达到13.6%,并拥有公司20%的投票权。但Guillemot家族还没能进一步扩充家族在公司董事会的席位,目前育碧董事会中的10个席位中Guillemot家族5兄弟依然占有5个席位。

  Vivendi从2015年开始就一直在逐渐增持育碧的股份,目前其拥有的育碧股份已经达到了27%,投票权占24.5%。根据法国的相关法律,一旦一家公司持有另一家公司超过30%的股份,其就有权寻求另一家公司的控制权了。

  Guillemot表示:“我们一直在反抗,反抗的不是Vivendi,而是Vivendi这类涉足多领域投资的财团,它们缺乏创新和活力,根本不懂游戏世界的瞬息万变,只会以它们传统管理业务的模式干涉育碧的发展,这样会破坏公司的成长。”他透露,公司股东站在育碧这一边,Vivendi很难得到公司的控制权。

  育碧在业内素有黄埔军校之称。随着游戏资本一轮又一轮的洗礼,育碧人员的流动也对公司造成一定的压力。如Gilles Langourieux 2004年离开育碧后,在上海创立了一家游戏外包制作公司Virtuos,目前该公司已经发展为业内最大的游戏外包制作公司,拥有员工超过1200名,而育碧也是其最重要的客户。

  对此,Guillemot倒非常释怀,反而为此骄傲。一位在法国育碧工作了20年的员工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Guillemot为人非常谦和善良,是老板中为数不多的,他从来不发脾气,经常花时间和员工在一起,为他们解决问题,提供各方面的支持,促进他们成长。”

 扬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