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偶像国际影响力提升 养成系偶像团体成突破口

  镜头的另一端,李艺彤以25.9万票不敌鞠婧祎27万票,屈居第二,这个成绩已经比去年两人9万票的差距缩短了太多。这位粉丝心目中的“女版薛之谦[微博]”,用一段freestyle感谢粉丝,并调侃自己落败的原因是没有梳中分披肩的“冠军头”。

  然而当鞠婧祎走上舞台,镜头再次扫到李艺彤时,她已泪流满面,坐在peipei身边她的后援团的女孩子们也哭了。为让偶像登顶,在未来一年获得更多资源分配,她们准备了太久,而梦想在最后一刻狠狠地碎,苦涩与委屈不仅是李艺彤一个人的收获。

  外人不会了解,在这个养成文化构建起的偶像王国中,“入圈”(获得排名)、成为“御三家”(前三名)甚至夺冠,是女孩们的信仰。冠军之争,只是这场残酷偶像游戏的冰山一角,更多不被镜头关注,无法成为下一个“鞠婧祎”、“李艺彤”的年轻女孩,依然默默坚持着偶像理想。

  然而,即使是站在顶端的TOP成员,当她们走出被“偶像梦想”包裹的小王国,走进更大的“主流市场”,面前依旧是一条荆棘之路。

  同样需要披荆斩棘的,还有“48系”背后的公司丝芭传媒。

  去年6月,SNH48宣布与AKB48脱离关系,并不断将脱胎于AKB的养成模式本土化。如今一周年过去,质疑犹在,但公司相继推出的“7SENSES”、“color girls”、“电眼少女”等五个小分队,在音乐风格上正在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更加国际化、音乐风格也从甜美迈向多元。

  圈内:330万张投票 粉丝决定一切的总决选

  短短几年间,SNH48总决选已经成为粉丝经济时代里,最具吸金能力的竞选。来自SNH48、BEJ48、GNZ48、SHY48的271个女孩最终收获330万张投票,按35元单票最低价格计算,这笔收入已过亿元,这还不包括价格高昂的总决选票房收入。

  这不仅是偶像的角逐。7月29日上午11时,距离总决选开始还有将近五个小时的时间,在南京读书的大四学生柯基(化名)和应援会成员已早早来到场馆附近,他们支持的正是此次竞选的亚军,李艺彤。

  “我喜欢她有两年多了,刚开始关注她的时候,我挺不顺的,她也不算是官推成员,我觉得我俩有点像。”在柯基看来,“一起成长”是偶像和粉丝建立的共生关系。看着李艺彤一点点从边缘走到C位,柯基也从曾经的烦恼中走了出来。后来,她还专程去上海看了她的剧场演出。

  当天上海的最高气温在35度左右,在室外待个二三十分钟,人就觉得头晕。可柯基和应援团的成员们还是把毛巾、扇子、宣传册等周边分发给散粉和路人,并一遍遍练习打call,“应援要做到最好,这是让公司和其他人看到她人气的机会。”应援团成员告诉peipei。

  赛场外的竞夺早在三个月前开始。投票成绩决定成员之后一年的资源分配。投票排名靠前的66位成员,按每16人一个阶梯,分为“奔跑组”、“梦想组”、“高飞组”和“星光组”四组,获得MV拍摄、个人单曲、演出等不同资源。每家粉丝都不敢懈怠。

  柯基的应援群里有2000人,因为成员饱和,又开了2群。投票的方式有三种:一是在成员直播的过程中投票,一票50元;二是购买78元一张的CD,每张CD附带一张投票券;还有购买公司发行的包含总决选投票券的特定EP,不同价格的碟内含有数量不同的投票券,其中最贵的是1680元的EP,含有48张投票券,可以一次性大量追票。

  这样算下来,1680元购买特定EP的票单价最低,但一次性支出较大,因此粉丝大多采用众筹的方式投票,建立应援QQ群,通过微打赏、ohwhat、微众筹等平台集资。为了调动投票热情,应援团负责人还会联系对家开展单日pk。在SNH48竞选投票期间,微打赏共接到大小项目2000多个,约有30万粉丝参与,总筹款额达到4675万元。

  在柯基的应援群里,单人投票花费在几百、几千到上万元不等,而TOP成员单推王(单人投票最多)的贡献,可以达到三四十万元。还在读书的柯基,也把大半个月的生活费丢进了投票里。

  在这场养成游戏里,谁都希望把自己心爱的“芭比娃娃”推到最明亮的橱窗里。排名靠前的女孩可以获得更多曝光和资源,然而,在这样一个层次分明的金字塔结构中,塔尖与基座之间的差别巨大。

  竞选场内,上届冠军鞠婧祎演唱了《每一天》、《等不到你》两首歌曲,位列二、三的李艺彤和黄婷婷也拥有单独表演的机会,再之后,是排名4-16位的冯薪朵、陆婷、曾艳芬等成员,她们可以结成2-3人的组合进行表演。而排名较后成员和新晋成员,或许只有在成员介绍环节,主持人念到自己名字,万人跟呼的时刻,才能感到这个舞台属于自己。

  竞选场外,外务机会基本由总选排名决定,TOP成员可以获得较多个人影视剧和综艺资源。剩下大多数成员停留在剧场表演、握手会、网络直播的阶段。

  在收入上,TOP成员与新晋成员的收入差距有数倍之多,成员基本收入还与入团年限、公演场次补贴、投票、握手券、外务酬劳提成等挂钩。随着现在TOP成员外务机会越来越多,成员间的收入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圈外:“公主”也要从头开始 偶像到明星有多远?

  离开竞选现场,脱下公主披风的鞠婧祎和李艺彤都将为自己最新的影视剧作品忙碌起来。

  比起AKB48,SNH48的TOP成员更早,也更迫切地向“明星”、“艺人”的方向发展。鞠婧祎已经将近半年没有参加SNH48的公演,因为比起获得圈内的万众瞩目,外面的世界才更精彩,也更真实。

  脱胎于AKB48的SNH48继承了 “可接触偶像”的内涵,对剧场演出、握手唱片会、年度人气总决选进行了保留。

  在TOP艺人培养上出现的分化,是由于日本有着完善的音乐市场和御宅文化,成员通过音乐打榜等活动,就可以得到足够的曝光,仅是唱片销量和版权费就能收益不菲。

  然而在中国,唱片市场相对低迷,“偶像”概念尚未建立,“偶像”是大众眼里介于明星和网红之间的模糊存在。SNH48的TOP成员想要获得更多发展,“出圈”成为必然。

  想要成为“明星孵化”公司的丝芭传媒,也在为成员的“出圈”做着布局。2015年,丝芭影业成立,并在2016年上海电视节期间发布了《贴身校花》、《芸汐传》等十多部影视剧项目。《贴身校花》主演中的张语格[微博]、吴哲晗[微博]和李艺彤,正是SNH48的成员,目前,该剧正在筹备第二部的拍摄。

  不过这部剧在豆瓣上的评分仅有3.9分,不少人称其为“年轻演员的黑历史”。由鞠婧祎担纲女主的《芸汐传》,改编自小说IP,原著粉在前,为电视剧前期造势积累了热度。

  与AKB48的自制剧有所不同,SNH48还会以总选名次为基础,推送个别成员参演影视剧,作品面向大众圈层的受众,而非纯粉丝。

  作为团内影视剧资源较好的鞠婧祎,在此之前,已先后参演电视剧《九州天空城》、《轩辕剑之汉之云》;并在古装探案类网剧《热血长安》中担纲主演。除此之外,黄婷婷参演了电视剧《逆袭之星途璀璨》,林思意在《择天记》中饰演小黑龙,随着电视剧的超高收拾和网播量,角色给人留下较深刻的印象。

  然而,将以上影视剧作品对比同为90、95后的杨紫[微博]、周冬雨[微博]、关晓彤[微博]等小花,无论从数量还是量级都弱了不少。在粉丝圈内获得的巨大流量当然重要,但要获得圈外影视观众的认可,一切都要从头来过。

  从偶像转型明星,其中的跨度有多大?

  peipei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以养成模式孵化的‘偶像’,依靠积极正面的形象‘贩售’梦想,并以‘剧场文化’和‘面对面接触’与粉丝建立的强关系;一旦脱离这些进入大众市场和明星竞夺,在实力上的短板就会相对明显。因为明星的孵化更艰难,对于资源和自身实力的要求都更高。”

  从“偶像”到“明星”,除了要克服小众圈层文化到大众市场的不适性,资源和自身实力都要更上一个台阶,SNH48的TOP成员,还有较长的路要走。

  破局:丝芭传媒的“去AKB48”之路怎么走?

  羽翼丰满的成员会走向更广阔的市场,公司亦然。去年6月,SNH48宣布与AKB48脱离关系,并不断将脱胎于AKB的养成模式本土化。

  据丝芭传媒联合创始人陶莺介绍,为了让SNH48Group的音乐风格不断多元化,公司相继推出了“7SENSES”、“color girls”、“电眼少女”等五个小分队。

  其中,“7SENSES”走更加成熟、性感的国际化路线,由具有较强唱跳实力的7位成员组成,在曲风上融入了更多hiphop、R&B等元素。

  主打青春校园组合的color girls由5位00后成员组成,“电眼少女”则针对游戏、电竞市场,风格更加二次元。从SNH48不断推出各类型小分队可以看出,它们正在抢占更多细分市场,在养成系女团同质化严重的市场下,或许能获得发展。

  从单纯的养成系逐渐向外拓展,丰富女团矩阵,是目前不少公司的战略布局。去年刚并购SSIDOL的中樱桃正在打造女团矩阵,推出韩系女团Anyway,跨次元女团SSIDOL、校园系女团CH2等5个风格的女团。目前除了SSIDOL,剩下四支或未正式出道,或发展时间尚短,还不具有粉丝基础。

  除了占领各个细分市场,不再需要向AKB48购买歌曲版权的SNH48继续进行在去年4月开启的原创计划,开发原创公演和原创曲。目前,丝芭传媒拥有200多首原创歌曲,在省去一笔版权费之余,也在不断强化自身音乐风格。

  如果说女团养成是一场马拉松,能支撑大家跑到最后的除了偶像自身素质,还有充实的“弹药粮草”供给。今年5月9日,丝芭传媒宣布完成数亿元的C轮融资,由招银国际资本领投,原有股东华人文化产业基金及君联资本跟投,资本支持无疑会为公司战略升级带来更多可能性。

  女团顶级偶像未来的破茧成蝶,也许就在朝夕之间。

  (责编:大发)

 扬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