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桥,你看到今天盛大游戏向王思聪卑躬屈膝的样子了吗?

  陈天桥说,他从未后悔出售盛大文学、盛大游戏。

  但是当陈天桥在今年年初决定将“盛大游戏”这个品牌继续授权给盛大游戏使用两年的时候,不知道他有没有预料到今天的状况,这位前中国首富是否正在为自己的这个决定而后悔?

  7月29日,2017ChinaJoy第三天,CJ现场,王思聪这位现中国首富之子,和盛大游戏之间发生了一个小小的故事,但这绝不是什么美好的故事。

  根据Gamewower得知的消息,在原盛大的高管群,正在引发对这次事件的思考,“盛大游戏”这个品牌的授权是否正确,这个品牌开始难以管控。

  实际上,即便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们也应该意识到,该来的总会来。自从陈天桥决定将盛大游戏出售的那一刻开始,盛大游戏实际上已经是过去式,现在的盛大游戏无论是从人员的构成还是公司的价值观都已经彻底变的陌生。

  那个立足于产品和运营的盛大游戏,到了今天早就已经变成了一个往上依赖IP,往下依赖腾讯的公司,或者更明确的我们可以称之为“中介”。

  对于“中介”而言,最重要的不就是无限的刷存在感吗?一

  如果要给这两年的盛大游戏定一个基调,主题必然是“争斗”二字,股权的争斗,IP的争斗。

  股权的斗争之下,我们发现盛大游戏原有的高管层几乎已经全部出局,其中包括CFO姚立、CAO张瑾、COO朱继盛,其它还包括副总裁朱笑靖、蔡玮、崔嵬,以及热血传奇手游制作人郑建鑫、IT总监贺萍等等。盛大游戏彻底抹除了陈天桥的印记,以一种近乎粗鲁的方式。传闻中,姚立和张瑾是被人驾到盛大游戏公司外,办公室内被贴上了封条。

  股权的争斗之下,使得盛大这个当初最早提出私有化回归A股的游戏巨头至今还在等待最后的临门一脚,而比它晚宣布私有化的两大巨头完美世界、巨人网络早已经在A股的资本市场获得了巨大的回报。现在回归A股似乎已经没有疑问,但另外一个留给盛大游戏的疑问是,现在的A股市场是否还对游戏公司有着巨大的红利?

  股权的争斗之下,盛大游戏的营收开始直线下滑,在宣布私有化前的最后一个财年的2013年,盛大游戏营收43.45亿元。而到了2016年,根据大股东世纪华通的数据,盛大游戏该年营收38.6亿元,对比2013年下降11.26%。而这个背景是从2013年底到2016年年底整个游戏市场从831.7亿元到1655.7亿元,近100%巨大增长。

  但无论这场股权的争斗影响如何,最终已经落下帷幕。然而另外一场争斗似乎永无止境,盛大游戏和娱美德之间关于《热血传奇》这个IP的争夺就像晚间8点档的肥皂剧,无聊却又每天准点开播。

  就在今年ChinaJoy举办之前的一个月,盛大游戏宣布与子公司Actoz之间就授权到期的《热血传奇》IP续约8年。

  而就在今年ChinaJoy期间,主角的另外一方娱美德召开新闻发布会,CEO张贤国直接表示:“对于盛大游戏的违法行为,曾多次要求对方予以纠正,但盛大游戏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我们不认可此次续约,必要时将采取相应的法律措施。”

  伴随着这个声明的是,娱美德公布了过去这段时间由其授权的《热血传奇》IP在中国市场所取得的成绩,比如恺英网络的《蓝月传奇》在中国网页游戏中排名第一,《梁山传奇》进入前五名。

  与此同时,娱美德还宣布了一系列有关《热血传奇》IP未来在中国市场的运营计划,其中包括今年下半年将陆续发布新手游和H5游戏,以及即将全方面开展的IP泛娱乐化。

  两者之间,似乎不处于同一个位面。二

  2003年1月24日,当时还不是盛大游戏子公司的Actoz公司单方面对外宣布:“由于盛大网络连续两个月拖延支付分成费,终止与盛大网络就《传奇》网络游戏的授权协议”。

  这个背后,是Actoz没有料到《热血传奇》在中国获得如此巨大的成功,需求利益的重新分配。2003年8月18日,盛大游戏与Actoz秘密和解,续约传奇2年的版权,代理费用从30万美元上涨至400万美元,并向Actoz支付30%的游戏分成。

  今天,娱美德、Actoz、盛大游戏这三者之间关于《热血传奇》之争的孰是孰非到底如何,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这场围绕《热血传奇》版权的战争永远不会停止,唯一的方式还是利益的再一次分配。

  很显然的一点,对于当下从盛大游戏关于《热血传奇》这个IP当中所获得的分成,娱美德不满意,娱美德需要更好的分成方式,这是矛盾爆发的主要核心点。

  如果没有手游产业的爆发,或许这样的问题不会发生,但正是手游产业的极速发展,使得这个问题得以被放大。

  在端游时代,将《热血传奇》这个产品交给盛大游戏以外的厂商运营,是否会比盛大游戏更好,这个疑问或者说这个未来,娱美德绝对不敢去赌。

  在中国端游发展的历史上,由于更换代理而导致游戏一步一步衰败的案例数不胜数,比如《天堂2》、《魔力宝贝》、《大话水浒》等等。

  个中原因复杂,但有一项是相同的,端游的特质决定了它是强运营,经验这个东西很重要。所以,运营已经有16年的盛大游戏绝对比任何一家其它的游戏厂商更为适合带来最大化的合法利益。

  但是,手游时代的到来,打破了平衡。三

  在今年腾讯移动游戏四周年的庆典上,腾讯宣布即将在下半年发布9款精品手游,其中《华夏手游》、《万王之王3D》、《石器时代》三款端游IP。

  而《万王之王3D》、《石器时代》已经是18年前的端游IP,这个背后一方面表明着当下端游IP几乎消耗殆尽,另外一方面则是端游IP可以带来的巨大价值。

  翻看AppStore的即时的畅销榜,我们发现,在排名前10的产品当中,《梦幻西游》、《天龙八部手游》、《剑侠情缘》、《倩女幽魂》、《大话西游》、《热血江湖》,6款端游的IP,如果勉强算上《王者荣耀》是7款。

  而根据《2016中国游戏产业报告》,TOP10移动游戏收入为357.6亿元,占整体移动游戏市场的43.7%。这10款产品分别为《梦幻西游》、《王者荣耀》、《大话西游》、《火影忍者》、《问道》、《倩女幽魂》、《剑侠情缘》、《阴阳师》、《穿越火线》、《征途》。除《火影忍者》之外,9款端游IP赫然在列。

  这种情况并不让人意外,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以扩大用户基数带来营收的增长逐渐不再有作用,剩下的唯一方法是在既有的用户当中挖掘潜力,这当中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方向之一就是迁徙端游用户。

  这个用户群体是整个游戏产业最为金字塔一样的群体,付费能力强且付费意愿强烈,同时又兼具庞大的数量,唯一需要的是获得他们的认同,让他们进入手游,IP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方式,为情怀买单。

  因此,谁的手上拥有现象级的端游IP,已经成功了50%,娱美德开始发起了对盛大游戏的挑战。

  娱美德无比的清楚,当下的中国游戏市场,在产品研发上,除了网易与腾讯之外,没有任何一家厂商有技术优势,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的技术壁垒存在。

  在这样的基础上,由盛大游戏研发《热血传奇》的IP与交给诸如恺英、龙图等一系列公司研发,所得到的结果是一样的,并没有差别。

  造成这些公司产品成功与否的另外50%不在技术,而是在于运营。但当下的盛大游戏在产品的运营上,与端游时代相比已经天差地别。

  一个最能说明现实的是,在端游时代,盛大游戏的立身之本就在于运营,为此曾推出18基金计划,帮助中小厂商运营产品,而即便是2012年,蜗牛的《九阴真经》、《黑金》等端游产品还选择了交给了盛大在运营。

  但是今天的手游上,盛大游戏取得成功的三款手游,《热血传奇手游》、《龙之谷手游》、《传奇世界手游》款均是由腾讯代理发行和运营。

  知名的端游IP+腾讯的运营,这是盛大游戏在手游获得成功的方程式。相比于它的那些老对手们,巨人、完美、西山居虽然也均将自身旗下的王牌端游IP交给了腾讯,但巨人依旧还有《球球大作战》、完美有《诛仙》、西山居有《剑侠世界》属于自身,唯独盛大游戏只有腾讯。

  所以你会看到,在拿掉这些知名的端游IP之后,盛大游戏一无所值,一无所有。而我们有理由相信,任何一家厂商如果有正版的《热血传奇》IP进行手游的改编授权,腾讯都会欣然接纳这个合作伙伴,腾讯看重的不是盛大游戏,而是《热血传奇》这个IP。

  因为一个事实是,在腾讯如此强大的运营能力面前,盛大游戏的三款产品现在在畅销榜上的即时排名《龙之谷》第15、《传奇世界》第52、《热血传奇》第64,与此对比的是腾讯另外两款外部合作端游IP产品《天龙八部手游》第3、《剑侠情缘》第9。而比《热血传奇》早上线几个月的网易旗下旗下同等级端游IP《梦幻西游》依旧高居第2.

  而在娱美德的发布的声明当中,娱美德表示,希望与中国知名企业开展“热血传奇 IP”多元化事业,为了应对盛大游戏,拟在中国选择具有雄厚的资金实力和市场影响力的合作伙伴。以此为基础,娱美德未来或寻找与盛大游戏实力相当或超越盛大游戏的企业,成立合资企业(JV)的方式合作,提升《热血传奇》的市场竞争力。

  这个声明,似乎已经说明了一切。四

  娱美德的做法足够的小人,毕竟《热血传奇》这个IP是由盛大游戏在国内一手捧红。但是如果真的在法律范围之内,我们没有任何的理由去指责他,因为任何公司寻求的必然是利益的最大化,而不会去谈什么交情和过往,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句话在商业世界是一句绝对的废话。

  而且,这还是在娱美德在本土的业绩连连下滑,几乎完全靠海外的《热血传奇》IP分成续命的情况下。

  根据网上可查的财报数据显示,从2015年Q2到2016年Q3,娱美德在韩国本土的营收节节下滑,从8000变成了5100万元。而来自海外的收入,从8500万元,增长至1.14亿元。

  其中,仅2015年Q3娱美德来自韩国本土的端游和手游收入环比分别下跌11%和40%,同比跌幅高达47%和68%。相反来自国外的手游收入环比暴增533%,其中主要就是《热血传奇手游》的上线。

  所以,娱美德对于《热血传奇》这个IP的要求利益的再分配如果真的符合法规,那么是可以理解的。

  而盛大游戏可以去指责娱美德的小人做法,见利弃义,但是不是也应该切身的思考一下,自己是不是已经不够强大,给了小人攻击的机会。

  如果自身足够强大,让娱美德除了自己别无选择,那么娱美德今天还会这么跳吗?就像腾讯之于《穿越火线》的版权方,任你乱跳,但你只能剑走偏门,推出一个所谓的《穿越火线2》给其他厂商。

  而在盛大游戏还是盛大游戏的时候,它可以让不服从利益分配的Actoz,最终变成它的子公司。

  它可以在巨人挖走整个《英雄年代》的团队,造就了《征途》荣光之时,却依旧要在上海滩这片土地上俯首称臣。

  它可以让畅游仅仅在某一个季度的营收上超过它时就欢欣雀跃,恨不得天下皆知。

  它可以藐视一切,违背行业大势不依赖任何手游渠道,靠着自身的力量推出了手游早期最先达到月流水3000万级别的产品之一《扩散性百万亚撒王》。

  但盛大游戏已经不是盛大游戏,所以娱美德可以肆意的挑战它在游戏领域的权威,大喊着利益的再分配,却又让它无可奈何。

  所以它需要紧紧的抱着腾讯的大腿,卑躬屈膝,俯首称臣,将一切的一切赌在腾讯身上,而自己一无所有。

  所以它需要“向权贵低头”,去讨好王思聪刷存在感,因为它现在的核心价值上,研发能力一般、运营能力靠腾讯、IP靠继承,似乎也只剩下去刷刷存在感了。

  或许,“盛大游戏”这个品牌的正确使用方式应该是随着陈天桥的出售而彻底的退出历史的舞台,那样还可以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而不是像现在一样,被肆意的践踏。

  陈天桥,你看到这出闹剧了吗,你后悔吗?

  将军白发,美人迟暮,最是可怜。

 thinkcentre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