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游戏“小镇”崛起有何启示?

  ■彭澎

  《新快报》一篇题为《广州科韵路:南方游戏“小镇”的缩影》的报道,让科韵路再度成为焦点。这条北接华观路直通天河智慧城南接入南沙港快速、全长11公里的路段,聚集了中国游戏界相当有分量的一批公司。

  根据广东省游戏产业协会在1月发布的《2016广东游戏产业年度发展报告》,2016年中国游戏市场收入1680亿元,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场,而广东游戏营收达到1345亿元,占全国的73%以上。2016年,广东持证网络游戏企业2431家,广州有705家,约占三分之一。

  比企业数量更重要的是龙头企业的集聚,在科韵路一带集聚的从事游戏产业的互联网企业既有网易、三七互娱、多益网络等净利润超过10亿元的大鳄,也有银汉科技、4399、UCweb等营收突破10亿元的巨头,更有起起落落、收购兼并不断的庞大产业大军和不知疲劳的成千上万的程序员。因此,说它是“南方游戏小镇”完全是名副其实。

  这个地段,竟然在广州乃至全省、全国游戏产业中占据如此重要地位,不免联想到它的前世今生及崛起之路。

  首先,这是一个产业升级的范本。科韵路产业带的前身是“天河工业园”,随着广州工业东移,这片土地从而成为信息产业的沃土。1994年前后,“广州信息港”初建时,“信息港”还被看做房地产开发的另一种形态。但随着网易等企业的入驻,有了龙头的带动作用,周边的写字楼纷纷转型从事互联网产业,从而形成了蔚为大观的移动互联网产业集群。

  如今,除了网易大厦等信息港的楼群之外,周边还有勤天大厦、佳都商务大厦、方圆E时光、三七互娱大厦等以互联网企业为主的写字楼。其实,这些楼宇还辐射到周边形成了庞大的游戏和互联网产业集群,远的如天河智慧城,近的如羊城创意产业园、红专厂等。

  其次,产业集群的形成要政府推动、市场培育相结合。20多年前,也许“广州信息港”只是用“信息港”作为一个开发的噱头,然而一旦很多企业响应并进入,原先的概念就成为产业集聚的现实。如果当时不把工业用地随着城市重心东移(当时还没有提出“东进”战略)而改造为商业用地,可能就没有信息产业集聚区的诞生。同样,没有这么多互联网企业的集聚,可能更没有南方游戏“小镇”的实体和内核精神。

  最后,产业生态是一种氛围,要长期营造。说到产业氛围、企业精神,这真的是由大批企业扎堆、众多雇员群居形成的。因此,有了蔚为壮观的“拖鞋程序员”群体,双肩包、牛仔裤、拖鞋是他们的标配;有了简易的大排档为主的美食街等,对于穿拖鞋的程序员来讲,用不着那么讲究;当然也有红专厂、食博汇等特色精品餐馆,毕竟还是要谈生意、谈恋爱、搞庆祝等。虽然游戏行业加班成为常态,但“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本就是互联网企业的生存法则。虽然游戏行业跳槽率高,但是跳来跳去都舍不得离开这里,为的就是长期积淀的产业生态。

  如今,科韵路产业带已经成为一种产业模式正被复制,以科韵路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产业集聚模式,对于产业转型和升级有着样本般的意义。

  江苏热线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