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江浦区杭州路社区居民赵成树: 善断家务事的 “金牌调解员”

  中国江苏网8月8日淮安讯(潘晓晔 )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可是在清江浦区水渡口办事处杭州路社区里,偏偏有一个爱断家务事、能断家务事的调解高手赵成树。从2010年退休以来,7年的时间里,老赵在社区里共调解了近四百起家庭和邻里纠纷,其中,百分之八十的家庭和邻居因为他的调解化干戈为玉帛,重新成为和美的一家人和亲密的好邻居。

  化解邻里矛盾,巧用换位思考化干戈为玉帛

  除了家庭里的经济纠纷,邻里间鸡毛蒜皮的小矛盾也是社区里常见的头疼事,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邻居往往因为一点小事闹得不可开交,甚至要对簿公堂。“邻里间的矛盾无非是养鸡养狗、乱堆垃圾、侵占公共空间,说到底,就是一些人没把别人的利益放在心上,还以为自己是住在自家盖的大院子里,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呢。”遇到这种情况,老赵总会引导当事人换位思考,“我经常给他们举这么一个例子:假设你今天早上出门一脚踩到一泡鸡屎上,定睛一看,这泡鸡屎正是自己家的老母鸡拉的,今天早上面条里的荷包蛋还是这只老母鸡下的呢,于是怒气全消开开心心地走了。”老赵绘声绘色地说道:“可是如果踩到这泡鸡屎的是你的邻居呢?他可没吃到你的鸡蛋啊,你说他能不火冒三丈吗?”生动风趣的语言和例子,往往能让当事人豁然开朗,连连点头称是。

  老赵说,除了摆事实讲道理以外,能帮当事人解决矛盾,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有一个阶段,老赵经常遇到小区里因为太阳能水管溢水造成的楼上下纠纷。“这样的事,你给他讲一箩筐的道理也不管事啊,怎么让管子不漏水才是解决问题的真正方法。”经过多次实地观察和实验,老赵发现只要将出水管的位置抬高一点,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两个眼见都要打起来的邻居,在我的帮助下解决了问题,重新说说笑笑起来。”老赵得意地说。

  调解家庭纠纷,要对簿公堂的一家人言归于好

  前段时间,社区里一户人家的大哥大姐找到老赵,怒气冲冲地要请老赵代他们起诉自己的小弟。

  原来,这户人家的老父老母有一处房产,当年最小的儿子通过公证的程序,将这处房产过户到自己名下,并且承诺父母的生老病死全由他一人负责。其他兄弟姐妹也认可了这样的做法。随后,小弟重新在这块地上盖了新房子并在数年后获得拆迁补偿,让小弟没有想到的是,正当他坐拥房产感觉一切大好的时候,老母亲却突发脑溢血瘫痪在床,小弟忙得焦头烂额萌生退意。“我孩子也小工作又忙,不是我不想照顾母亲,是实在分不开精力来做这些。”小弟委屈地说,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几位哥哥姐姐认为他疏于照顾父母,决心要将小弟告上法院。

  老赵了解了原委后,决定为这户人家进行调解。“诉讼不是目的,我们的目标是能解决问题,是让一大家子能重新回到一张桌子上吃饭。”为此,赵成树两方做工作,他对哥哥姐姐一方说:从法律的角度而言,并非弟弟继承了父母的房产就意味着你们没有赡养老人的义务;他对弟弟则说:从继承父母房产的角度而言,其实哥哥姐姐和你拥有一样的权利。在老赵苦口婆心的调解下,弟弟决定拿出自己拆迁补偿款的一小部分给哥哥姐姐,哥哥姐姐也同意帮弟弟一起赡养照顾老父老母。“现在一大家子还经常聚在一起吃个团圆饭啥的,甚至在大哥去世后,大嫂还坚持去公婆那里尽孝,伺候二老。”

  退休七年,成了社区里的调解高手

  1986年,看到改革开放后的企业面临种种市场问题,已经是企业中层的赵成树开始自修法律大专课程,并成为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最早的一批企业法律顾问。退休后,知道老赵有法律特长,很多熟悉他的街坊邻居纷纷找到他,希望老赵能为他们代理家庭财产纠纷案子。“我的感觉是绝大多数事情都不应该走到诉讼这一步的,你想大家都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一家人,为了一点小事就伤了父子兄弟间的和气不值得。”

  随着名气越来越大,老赵调解的范围也已经“冲出”了本社区,越来越多其他社区的居民也慕名找到老赵,希望他为他们解开生活中的烦心结。“预计今年一年我调解的纠纷会有近百件。”面对越来越繁重的调解工作,赵成树不仅不觉得累和烦,反而露出了笑容,“我从来不会拒绝找上门来的人,因为人家既然找到我就是有了难处,我得尽力去帮人家。”

 fxxk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