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成植物人妻子照料13年

  他是一名转业军人,因脑萎缩几乎成了植物人;她和他自幼相识,他患病这13年来,她不离不弃,寸步不离,每天喊着他的小名,希望他能恢复意识。这是兰庄社区的钱大姐和老方,一对平凡夫妻演绎的爱情故事。

  婚后两人从没吵过架

  钱大姐今年66岁,老方比她小1岁。她和老方原本都是沙头镇人,两家是邻居。从小就在一起读小学、初中。

  老方的父亲,曾是一名新四军战士,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受伤离世。那个时候,老方才10岁。高中毕业,老方参军,24岁回家探亲时,和钱大姐定下了婚事。孩子5岁大时,钱大姐带着儿子开始了随军生活。在安徽六安,老方是部队里的政治处主任,钱大姐则在军属工厂上班,孩子也在当地念书。婚后,两个人从来没吵过一次架。“他人很好相处,我说两句,他就让着我了。”钱大姐回想起过去,脸上露出一丝甜蜜。老方42岁时,他们举家迁回扬州。

  13年前,丈夫脑萎缩

  2004年,老方经常出现手抖的症状,而且容易忘事。一次,单位同事送老方回来,他竟然跑错了家门。家里的亲戚朋友都建议他去医院,经查,老方出现了脑萎缩。“脑萎缩好像有很多种,他是最严重的一种。”钱大姐说,老方渐渐地走路不灵活了,脾气也变得格外急躁。辗转扬州、上海医院检查,情况都不容乐观,甚至有医生断言,老方生命至多不超过10年。

  回来后,钱大姐没事就扶着老方下楼,在兰苑中心广场散步,但明显看出老方身体总是往一边倒或是往后倾斜。老方第一次出现抽搐,真是把钱大姐吓了一跳,“脸变色了,牙咬得紧紧地,还冒血。”13年来,老方几乎一年要住两次医院,一次要两个月。最长的一次,是老方状况最差的时候,在医院一待就是三年半。

  “楼梯都爬不动,话都不想说。”钱大姐形容那时候的自己,就像个机器,每天不停歇地运转着,往返家和医院之间,晚上就睡在医院的躺椅上,一下老了好几岁。

  寸步不离,每天跟他说话

  虽然如今老方的病情稳定了,但脑萎缩还是让他丧失了行动以及语言能力。儿子、儿媳都是军人,在常州部队里,不可能长期在扬州照顾父亲,所以全部的重担就落在了钱大姐身上。

  现在,钱大姐每天的生活都在重复。早上5点多醒来,她先喂老方一杯白开水。“你们都不敢想,就一杯水要喂半个多小时。”钱大姐示范了一下,因为老方已经不会咽东西了,她只能靠不停捏他的上嘴唇,让水缓缓下流,如果速度稍微快一点,老方就会呛咳。喂完水,钱大姐就出去买菜,回来再准备早饭。每天的早饭都是一个煮鸡蛋、一晚核桃芝麻粉拌的粥,粥里还有剪碎的药,“听人说早上七八点吃早饭最好,我都按时喂。”午饭是把菜剪碎再用搅拌机打成泥,每天荤素搭配。下午1点多,她会把老方搬上轮椅,推他至阳台上,给他洗脸洗脚,且每天擦洗身体换衣服。

  因为长期给老方捏嘴唇,钱大姐的左手已经僵硬了。而长期搬老方,钱大姐的右手臂也拉伤了筋骨,“说要定时去针灸治疗呢,我也没这个时间啊!”

  老方不会说话有6年多了,钱大姐还是每天喊着他的小名,有时候听着听着,老方眼角还有眼泪。儿媳特地买了音乐播放器,一是给父亲听,二是给钱大姐听,因为家里太寂静了。“人家都说这么多年了,就稍微马虎点了。”钱大姐说,“我怎么能马虎呢,他已经遭罪了,只要他有一口气在,我就要好好待他,不能让他再受苦。”

  通讯员 魏玉婷

  记 者 栾佳丽

 纷享销客电脑版下载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