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种粮还是稻田里养野鸭 一位种粮大户眼中的“调结构”

  8月上旬,正是水稻拔节时分,记者在溧阳市社渚镇采访,顺道去看望结识多年的种粮大户汤芳伢。社渚镇农村工作局局长黄志兵陪同,他说他正想去做做老汤的“思想工作”。

  汤芳伢今年60岁出头,种了20多年粮食,多年来种植面积超过4000亩,曾获农业部授予的“全国种粮大户”称号。前几年,他办起家庭农场,除了种粮,还添置了粮食加工设备,并注册了“汤大伯”商标。他的女婿叫孙翔,30多岁,是一名退伍军人,还担任村党支部副书记。农闲时节,孙翔经常到南京和常州参加读书会、听各种讲座,是一名有想法的年轻人。

  快到老汤的农场时,黄志兵指着路边一些稻田说,这些地是老汤今年流转过来的,原本是农村住宅,拆掉后复垦的。记者看到,这些田里的稻子长势不大好,黄绿相间,还有不少枯死了。黄志兵说,一方面前一阵子持续高温,这些土地水利设施不全,灌溉跟不上;另一方面复垦地的肥力较差,要花好多年才能改造成高产田。“这个老汤啊,他的种植规模本来就够大的了,我真搞不懂他为啥还要扩大规模。”黄志兵轻轻叹口气说。

  到了老汤的农场,记者问他,现在种粮面积有多少?老汤说,加上今年新流转的1000多亩,总面积已经超过5400亩了。记者说,这已经不是适度规模了,规模太大了,万一遇到自然灾害,风险也很大呢。老汤脸上有点不自在,说,流出土地的那个村的书记亲自找上门来的,他碍不过面子,就接下来了,流转期限一直到2028年。“我信一个道理,不管到什么时候,人总是要吃饭的,种粮食永远不会有错的。”他说。

  黄志兵问老汤,你知不知道现在各级政府一直在号召调整农业产业结构呢?说白一点,就是现在大路货的粮食太多了,很多粮库里放着三四年前的粮食,正因为这样,国家今年还调低了粳稻的最低收购价,这可是十多年来第一次啊。“你可以不放弃种粮食,但可以在稻田里养点什么,用养殖效益来补贴种植效益,万一粮食价格不好,还有别的来弥补。”

  说到稻田养鸭,老汤一下来了精神,他说起去年收完稻子后遇到一个奇人:那个人是从河南来的,带了几辆卡车,卡车里满满当当装着鸭笼。车厢打开后,那人嘴里不知道喊了声什么,原本安静地待在笼子里的成千上万只鸭子浩浩荡荡地沿着踏板走下卡车,四散到几千亩收割过的稻田里,寻找收割时掉落的稻子。到了傍晚,那人朝田野里喊了一嗓子,散开的鸭子像得了命令似的,从四面八方向卡车围过来,有条不紊地钻进鸭笼,整个过程不超过半小时。当时就把老汤看呆了。

  “我觉得一定要调整一下结构了。”一直坐在边上沉默不语的孙翔这时开腔对记者说,论种粮,他岳父是专家级别的,看一眼地里的庄稼就知道该不该上肥、该上多少肥,农机操作也是一把好手。他对种粮有感情,也种惯粮食了,所以丢不下。“但照我看,只会种粮食的话,那是‘死种田’。现在粮食市场的行情跟前几年大不同了,必须随着形势的变化调整结构。”

  “那么你可以在家庭农场内部做做示范啊。”记者说。

  “已经做了。”孙翔说,今年春天他养了70亩稻田龙虾,龙虾苗是在农场周边沟渠里捡的,没专门花钱购苗,7月底龙虾可以收获了,两名经纪人找上门来说要包下所有龙虾。孙翔还在犹豫究竟把龙虾卖给谁时,两名经纪人急得差点打起来。结果,70亩稻田里的龙虾卖了5万元,除去饲料和土地流转成本,起码赚到2万元,这还只是一茬的效益,已经顶上一季稻一季麦的效益了,而龙虾每年可以养两茬,养龙虾田块的稻子还没算进去。“由于不熟悉龙虾养殖技术,这70亩龙虾产量不高,如果养殖规模大一点,请一个养殖专家,效益肯定还要好。”

  “我觉得明年就可以扩大养殖规模。”黄志兵对老汤说,“老汤啊,你现在搞农业,还停留在以规模论英雄的阶段,规模再大,没有效益也是没用的。”

  老汤没有回答。

  “我还想试试稻田养鸭,用不同的种养方式分散风险。”孙翔说,听说苏中苏北有种粮大户在稻田里养野鸭,把野鸭的一侧翅膀剪掉,野鸭就不会飞走,一只野鸭可以卖到百来元;还有人在稻田养殖野鸭和麻鸭的杂交品种,效益比单纯种粮好得多。“就是不知道我岳父想法怎样?”说到这里,孙翔转向老汤。

  “要是鸭子卖不掉呢?”老汤问。

  “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我想专门去苏中和苏北请教那些大户。”孙翔说,才开始调结构,万事开头难,肯定不会事事顺心。“不过,人家能把结构调过来,我们应该也是能的。”

  想了好一会后,老汤对孙翔说,你要是真想养鸭子,我可以找找去年来的那个河南人,听说他养的鸭子不愁销路。“要是可能的话,甚至可以聘请他来当养鸭顾问。”

  听到这里,黄志兵说,稻田养鸭后,种的稻子不打农药不用化肥,就不能当大路货卖了。“你不是有大米加工机械吗?你不是有‘汤大伯’商标吗?完全可以经营一下大米品牌啊。”

  本报记者 朱新法

 纷享销客电脑版下载

0